产甲烷菌群可以“吃”煤“吐”气 年龄与地球差不多
<

产甲烷菌群可以“吃”煤“吐”气 年龄与地球差不多

来源:科技日报2018-12-07

晋煤集团有一个煤与煤层气共采国家重点实验室,这里有一个科研团队正在进行一项世界级科研项目“煤地质微生物降解流态化开采研究”。科技日报记者近日走进这所实验室,亲身感受了这个微观世界的奇妙与神秘。

与地球同龄的远古微生物

走进宽敞明亮的实验室,实验台上摆满了各类器皿,技术人员都在神情专注地观察、记录,一丝不苟地操作。青年工程师刘健和陈林勇正在默契配合做实验,他俩的实验台上有一个细菌培养瓶,黑色的煤粒浸泡在营养液中。刘健说:“这就是正在‘吃’煤产气的实验。”只见瓶口上的管子里“嘟嘟嘟”地连续冒着气泡,把气泡收集到另一个瓶子里,在瓶口一划火柴,气体即可点燃。

“这个气体就是甲烷气,也就是俗称的‘瓦斯’”,陈林勇介绍,“营养液里有我们筛选培育的‘产甲烷菌群’,这种菌群可以消化煤而产出气。”陈林勇说,产甲烷菌是一种远古微生物,可以说它的年龄几乎与地球一般大小。刘健和陈林勇介绍,他们从原始煤层中提取出这样的菌群,然后进行不断的筛选,今年前半年已经选出6株真菌、1株细菌。

他们研究的目标就是,筛选出最优化的微生物菌群,让他们更多更快地“吃”煤“吐”气。陈林勇说:“这些菌群是一个分工协作的群体,他们在代谢过程中各司其职,把煤炭这个大分子,变成小分子,再变成气体分子。”

破解机理需要多学科交叉协同

刘健介绍,研究认为煤层气有2个成因,一是地球温度压力“热成因说”,另一个就是“生物成因说”。不同的矿区,这两种成因的煤层气比例不同。现代技术可以具体测出煤层气的两种成因成分和比例数据。

陈林勇说:“由于环境特殊,煤的微生物生命活力和代谢能力比较缓慢,因而,微生物作用下由煤变气的过程极其漫长和复杂,我们的科研就是分析寻找这个过程的机理。破解这个机理是世界级难题,许多发达国家都在进行相关研究。”

刘健说,如果取得科研突破,通过向煤层注入优选的微生物菌群,或者能激活和促进煤层中菌群代谢的营养液,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产出煤层气。这样的结果:一是采煤完全变成了采气;二是可以让许多枯竭的煤层气井重新产气;三是从根本上实现黑色煤炭绿色利用。

近年来,他们已经先后在几家煤矿进行了营养液注入实验。“但都没取得预期效果。”刘健说,“人类筛选培育微生物菌群,在富集优化的过程中,同时也会‘伤害、丢失’一部分菌群,由此就可能影响到煤的降解,影响到产气。”

在山西省煤层气联合基金的资助下,实验团队已经建立一整套煤炭生物气化外源菌群的驯化方法,并提出了好氧微生物预处理—厌氧微生物气化的两步法,以提高煤炭微生物气化效率。

刘健介绍,煤变气的科研,需要煤化工、地质工程、生物学、营养学等多学科交叉协同,形成多专业各类人才的协作团队,才能形成攻关合力。目前他们实验室的科研基本上与国外站在同一水平,但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,尤其是微生物与煤的作用机理等方面还有差距。

科技日报记者 王海滨

相关新闻
>
精品栏目

我们不轻易"吐槽"自己

轮椅上的橘园

健美先生

周末相约一场温泉之旅

热门推荐

武汉涨渡湖"水上森林"

新南立交上跨桥将建成

杭州:雪中火烈鸟

文化在家门口扎根

小贝一家三口黑装亮相

《海王》票房近5亿

新闻 |  问政 |  资讯 |  百事通

华龙网 www.cqnews.net 触屏版 | 电脑版

Copyright ©2000-2015 CQNEWS Corporation,
All Rights Reserved.
首页 | 新闻 原创 视听 | 问政 评论 匠心 | 区县 娱乐 财经 | 旅游 亲子 直播 | 文艺 教育 科普 安监 | 房产 健康 汽车 | 取证 鸣家 会客厅 | 万花瞳 百姓故事 3c家居
  • 站内
站内
分享
新浪微博
腾讯微博
微信
QQ空间
QQ好友
手机阅读分享话题

产甲烷菌群可以“吃”煤“吐”气 年龄与地球差不多

2018-12-07 06:30:00 来源: 0 条评论

晋煤集团有一个煤与煤层气共采国家重点实验室,这里有一个科研团队正在进行一项世界级科研项目“煤地质微生物降解流态化开采研究”。科技日报记者近日走进这所实验室,亲身感受了这个微观世界的奇妙与神秘。

与地球同龄的远古微生物

走进宽敞明亮的实验室,实验台上摆满了各类器皿,技术人员都在神情专注地观察、记录,一丝不苟地操作。青年工程师刘健和陈林勇正在默契配合做实验,他俩的实验台上有一个细菌培养瓶,黑色的煤粒浸泡在营养液中。刘健说:“这就是正在‘吃’煤产气的实验。”只见瓶口上的管子里“嘟嘟嘟”地连续冒着气泡,把气泡收集到另一个瓶子里,在瓶口一划火柴,气体即可点燃。

“这个气体就是甲烷气,也就是俗称的‘瓦斯’”,陈林勇介绍,“营养液里有我们筛选培育的‘产甲烷菌群’,这种菌群可以消化煤而产出气。”陈林勇说,产甲烷菌是一种远古微生物,可以说它的年龄几乎与地球一般大小。刘健和陈林勇介绍,他们从原始煤层中提取出这样的菌群,然后进行不断的筛选,今年前半年已经选出6株真菌、1株细菌。

他们研究的目标就是,筛选出最优化的微生物菌群,让他们更多更快地“吃”煤“吐”气。陈林勇说:“这些菌群是一个分工协作的群体,他们在代谢过程中各司其职,把煤炭这个大分子,变成小分子,再变成气体分子。”

破解机理需要多学科交叉协同

刘健介绍,研究认为煤层气有2个成因,一是地球温度压力“热成因说”,另一个就是“生物成因说”。不同的矿区,这两种成因的煤层气比例不同。现代技术可以具体测出煤层气的两种成因成分和比例数据。

陈林勇说:“由于环境特殊,煤的微生物生命活力和代谢能力比较缓慢,因而,微生物作用下由煤变气的过程极其漫长和复杂,我们的科研就是分析寻找这个过程的机理。破解这个机理是世界级难题,许多发达国家都在进行相关研究。”

刘健说,如果取得科研突破,通过向煤层注入优选的微生物菌群,或者能激活和促进煤层中菌群代谢的营养液,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产出煤层气。这样的结果:一是采煤完全变成了采气;二是可以让许多枯竭的煤层气井重新产气;三是从根本上实现黑色煤炭绿色利用。

近年来,他们已经先后在几家煤矿进行了营养液注入实验。“但都没取得预期效果。”刘健说,“人类筛选培育微生物菌群,在富集优化的过程中,同时也会‘伤害、丢失’一部分菌群,由此就可能影响到煤的降解,影响到产气。”

在山西省煤层气联合基金的资助下,实验团队已经建立一整套煤炭生物气化外源菌群的驯化方法,并提出了好氧微生物预处理—厌氧微生物气化的两步法,以提高煤炭微生物气化效率。

刘健介绍,煤变气的科研,需要煤化工、地质工程、生物学、营养学等多学科交叉协同,形成多专业各类人才的协作团队,才能形成攻关合力。目前他们实验室的科研基本上与国外站在同一水平,但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,尤其是微生物与煤的作用机理等方面还有差距。

科技日报记者 王海滨

看天下
[责任编辑: 何燕宏 ]
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
精彩视频
版权声明:
联系方式: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:60367951
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或“来源:华龙网-重庆XX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的作品,系由本网自行采编,版权属华龙网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华龙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附: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: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
关闭
>